元旦第一天,朋友就给我送了份大礼——结婚请帖,这一次是我高中最好的朋友——小辉辉结婚,我们曾经是同桌。这样算来我的发小,我的高中同桌,复习班好友,大学闺蜜,一个个都结婚了,剩下几个人已经屈指可数了,萍儿、三小兔也都已经名花有主了,只等待请帖的到来了。

张勇明是从农村过来的学生,学习成绩非常好,初中时代的他,在他们学校是个混世魔王,调皮捣蛋,打架斗殴,都有他的身影。虽然顽劣,但却聪明异常,所以老师们也是对他又爱又恨。

今天就来谈谈小辉辉吧,一个外表女神,跟我在一起却土到掉渣渣的二货青年。

初中时代的他,和别人打架不分男女,他的眼里只有对手,没有性别,所以每有女孩子被他打哭,他也不置可否。

我已经不记得我们最初是为什么混到了一起,大概是因为同桌这层亲密的关系吧。那时的我,也很土,现在至少洋气了一丢丢。那时的我,审美还很差,明明坐在旁边的是个超有潜质的美人胚子,却不知道珍惜,还老欺负她。

来到高中了,一个全新陌生的环境,他黝黑的皮肤,浓厚的短发,小眯眯眼,大厚嘴唇,可真的长的太淳朴了。

小辉辉那时是短发,身材不错,大约一米六七的个子,体型标准,皮肤白皙,还有一双超水润的大眼睛,但是被眼镜隐藏了。小辉辉学习比我认真,也正是因为如此,总是受我欺负。

刚来到班里,他的个头还不高,老师安排她和一个瘦弱的女孩子坐同桌,女同桌长的很好看,像幼时看到女孩子们的洋娃娃般的好看,白白的皮肤,大大的眼睛,红红的嘴唇,又干净又漂亮,她穿着一身小碎花的裙子,安静的在座位上坐着。

这是因为她看起来智商很高,但是反应总是慢半拍,这个评价有点像现在的我。不过在好朋友面前的我,绝对是小机灵一个,时常脑洞大开,若不是了解我的人,可能真的不知道我在说什么。小辉辉的慢半拍表现在她和我的对话上,每次我跟她说一句话,她就要瞪着两个大眼睛盯我半天,然后蹦出来一个字:“昂?”所以刚才我是对着空气练口型了吗?然后她给我的解释就是,刚才在想事情,没听到我说什么,或者刚才在思考一道题,即使两只眼睛盯着我,看到的也是我脸上写了一道几何题。

张勇明刚开始和连玉坐同桌,很不适应,连玉安安静静的,像个洋娃娃般的,和他以前的女同桌都不一样,话不多,也从不大声的说话,即使遇到了可笑的事,也只轻轻的笑笑。他想找连玉说话,却不知道找什么话题,到是让张勇明变成了好学生,和初中时上课总爱调皮的他,好像换了似的。

所以,我算是明白了,小辉辉的脑子只有一根筋,做事情必须一心一意的那种类型,因为超过一件事,她的脑回路可能绕不开。时间久了,也就习惯了,只要她眼睛盯着我超过两秒,那一定是去了二次元空间。

很快的张勇明和男同学们建立了友谊,他热情开朗,每次他和男同学们聊天的时候,连玉都会安静的不说话。可张勇明每次聊天的时候,都会很兴奋,所以他总会无意的就打扰到安静的连玉,可他却不以为意。

小辉辉另外一件总受我欺负的事儿就是她的熊掌了,我猜她看到这里一定一脸茫然,瞪着俩大眼睛试图钻到屏幕里分析“熊掌”这两个字。没错,就是那个你不愿意我称之为熊掌的“红熊掌”。这个只能怪烟台的冬天太冷了,一到冬天,小辉辉的手就会冻伤,即使戴着手套也不起作用。那两只紫红色的大手,肿的跟包子似的,一根手指能顶我两根,然后我就老拿自己纤细白嫩的手指跟她的熊掌对比:嗯,今天又粗了一圈!

这一天,连玉拿着圆规,用圆规尖在桌子的正中间划出一条明显的竖线,对张勇明说“不许越界。”

那时候流传一种非主流的说法,手脚冰凉的女孩是因为没有人疼爱,然后联想到她的身世,单身狗一只,还有一个妹妹需要照顾,都说家里最疼小的,所以她的宠爱一定是被妹妹分走了一半。不过现在不一样了,要结婚的人了,自然是有人疼爱的,好多个冬天不见了,不知道你现在还会冻手吗?天冷了,会有人帮你暖手吗?你变成熊掌的样子真的很不好看呢!

声音不高,却有不容置疑的味道,微抬着她的头,脸上有浅浅的笑意。

其实,除了这两点,小辉辉真的是女神级别的人物,虽然当面我从不夸她,还老损她,但是,孩子,你要相信,姐姐都是为了你好。哦,对了,小辉辉也不是一直很女神的样子,在跟我同桌之后,她莫名其妙的就胖了,整个人向壮女方向发展,不过还好,她把头发留长了,看起来还有点女人味。即便如此,她的桃花运也是挡不住的,感觉班里至少有三个男孩子在追她,不过她已经有了我,心里容不下其他人了,毕竟她的心跟她的大脑一样,一根筋,一次只能装下一样东西或者一个人。

张勇明看着桌子上的“三八线”,一脸不屑。初中时的他也曾经被他的女同桌划过三八线,可他每次都要欺负他的女同桌,眼前这个娇弱的女同学,怎么看都文文气气,欺负她肯定也是没问题的了。

小辉辉属于很暖的女孩子,很会关心人,而且每次关心起人来都是一本正经的,她不只会告诉你要多喝热水,还会帮你把热水放在手边。她的脾气超好,要不然怎么会我损她,她却从来不跟我生气呢。洗衣、做饭、做家务,小辉辉是样样都拿手,绝对是贤妻良母类型。记得那时候,每次我去她家,她总要忙活完了才出门。有时是洗衣服,有时是收衣服,有时是收拾碗筷,而我也顺便蹭上一顿饭,边吃着她妈妈做的茄饼,边看她洗衣服,所以她到了冬天就冻手这件事,也怪我。

有一天,他和前排的男同学说话,越说越得意,整个上身都爬在书桌上,突然一阵疼痛从胳膊肘传过来。

高中毕业后,再次见到小辉辉已经大学毕业了,现在的她,长发及腰,人也苗条了,学会了化妆,还培养了很多高雅的兴趣,古筝、插花,都很符合她的淑女气质。如今,她就要结婚了,说实话,这张请帖,我已经等了好久了,经常是闲着没事,就跟我妈妈在家讨论,小辉辉咋还不结婚呢?现在,终于是盼到了!

“哎呀”他瞪着手拿圆规尖正对着他的连玉。连玉的脸上微红,带着一丝怒意,原来他已经超过三八线太多的地方了。

小辉辉这样的女子,谁娶了她,真是好福气,毕竟,我觉得,要很优秀的人才配得上她啊!我跟娶她的人有过一面之缘,并不十分了解,但是小辉辉对他却是很好的,就像当年对我一样,所以是真爱无疑了。

“还真扎啊,你。”

那个即将迎娶小辉辉的人,虽然我还不知道你,但是你很幸运,因为追求小辉辉的人,从莱山区可以排到黄岛,而她是在拒绝了大约999个人之后最终选择了你,所以我相信你一定有过人之处。小辉辉是个没什么心眼的人,她时常会反应迟钝,但是只有在信任的人面前才会如此,因为她是个情商很高的姑娘。她很愿意关心别人,但这不是理所应当,因为她值得收获更多的关爱。她很善良,会顾及他人的感受,但是别嫌她唠叨,因为她碎碎念的时候恰好是她需要帮助的时候。她做事有些慢,但是别总催促她,因为她习惯于考虑周全。她很单纯,再成熟的外表,也带有一丝小孩子心性,所以,请保护好她。

“不许越界。”声音柔柔的,但却很坚定。想耍横的张勇明,看着连玉好看的面容,却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横不起来,乖乖的把胳膊撤了回来。

我最美的小辉辉,你就要结婚了呢,等了这么久,终于是把日子定下来了,腊月十八,我一定会准时参加你的婚礼。也祝福你跟你的他永远相伴,幸福美满,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时间长了,张勇明和连玉也熟悉了起来,可不管他怎么样的和连玉说话,在那个童真的年代,课桌上的三八线,好像就是不允许他轻易的越过,所以他的胳膊肘上经常的被连玉用圆规尖给扎的疼。

                                                                       
                               写于2018年1月1日

张勇明恨恨的说“你也别越界啊,你要越界了,我也扎你。”

“我才不会越界,反正你越界了就等着挨扎吧。”连玉边说边笑,却每次说的都不容他反驳。如果换做是初中,他可能早就和拿针扎他的女同桌打起来了,但是看着连玉,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横不起来了。

这天,连玉聚精会神的爬在课桌上写作业,可能精神太集中了,她竟然也有了一点点的越界,张勇明瞪着他的小眼睛,得意的瞅着连玉细细的胳膊,“哈哈,终于被我给逮到了,你越界了。”

永利电玩城,说完就朝着连玉的胳膊挥了一拳,他兴奋的边打边说“你越界了,你越界了。”

一拳下去,连玉“啊!”的一声,就捂住了胳膊挨打的地方,还没有把胳膊收回,张勇明又挥了一拳,等他举起手想挥第三下的时候,就看到连玉眼里豆大的泪珠滴落在她写作业的本子上。

“我可没用劲儿啊,也是你先越界的。”看着连玉眼里的泪滴,张勇明第一次有了后悔,也有点无措,像个做了错事的小孩儿。连玉眼里的泪水怎么也忍不住,她是家里的娇娇女,父母家人都对她宠爱有加,她更是从小到大都没挨过打的小公主,今天张勇明的拳头,让她切实的感觉到了疼,她眼里含泪的瞪着有点内疚的张勇明,她生气的样子,好像她没生气似的,只是眼睛瞪的比没生气时要大,要亮,要好看。

张勇明低下头,装着去看课本,此时的他真的就跟初中时的他判若两人,在美丽而且温柔的连玉面前,他竟然惭愧的低头不语了。

一连几天,张勇明都老老实实的坐着,连玉不搭理他,她安静学习的样子真的像洋娃娃似的好看,柔柔弱弱的,却又有一种倔强的美,任由张勇明怎么样的搭讪,说不理他,就是不理他,张勇明第一次感觉到了挫败,一个柔柔的女孩子,却让他真的觉得没办法了。

老师又调座位了,把他和连玉分开了,这次的女同桌一样的好看,张勇明奇怪,上初中的时候,在他眼里只有女同学,却从没觉得好看是什么概念,可上了高中,连着两个女同桌都让他觉得好看。

叶依云是他的第二个女同桌,高高的个头,更加的瘦弱,苗条的身材有点太单薄了,好像风一吹就能把她吹走似的,那双明亮的大眼睛,每天都是笑意盈盈的。课桌上依然有三八线,但却不是叶依云划的,是本来就留有的,叶依云的性格很活泼,而且她放学和张勇明顺路,每天放学回家的路上是开心的路上,不管张勇明说个什么调皮话,都能逗的叶依云开心的笑,看着叶依云笑,张勇明也更加的开心。

依云的眼睛很大,张勇明就爱看依云美丽的大眼睛,他在依云面前好像又恢复他初中时的顽劣,他每天都有各种顽皮的话去逗笑依云,这天,依云拿了几个橘子,她分给张勇明一个,甜甜的橘子吃在嘴里很开心,可顽劣的张勇明却看着橘子皮打起了坏主意。

他一脸坏笑的对依云说“依云,别动,我看看你的眼角这边有个脏东西,我帮你弄掉。”

善良的依云信了他的话,她睁着大眼睛,张勇明假装去看依云的眼睛,手里却拿着裤子皮,依云的眼睛很大,眼睫毛好长,弯弯的,细细的,好看的很,可顽劣的张勇明却趁着依云不注意,拿着橘子皮就往依云的大眼睛里挤。

“啊!”依云吓了一跳,张勇明也被依云吓了一跳。依云闭着眼睛,使劲儿的揉眼,脸上也有了点点滴滴的泪水。刚开始还一脸得意的张勇明却突然笑不出来了,他想起了连玉那晶莹剔透的眼泪,他慌神了。

张勇明不敢再笑,他紧张的看着依云揉眼睛,眼里满是懊悔。

正在这时,坐在后排的几个男同学们不知道为了什么事而打起架来,一个男同学退到了他们坐的这边,另外一个男同学举起板凳就追着砸了过来,依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边揉眼睛边站了起来往后看,张勇明看着举板凳过来的男同学快到依云身旁的时候,他想都不想的什出他的右胳膊把依云环在他的身后,怒目瞪视着打架的同学。

被他环在他身后的依云已经忘了刚才他的恶作剧,心里有点点的感动,打架的男同学们闹腾了多久,张勇明就护着依云在他身后多久,他没想那么多,他只是注意着打架的男同学,如果他们的板凳或者拳头有一点到了他们的面前,他是不会让伤着依云的。

这个其貌不扬的男同学,在依云的眼里有点丑的男同学,却让依云有了第一次觉得被保护的幸福,她低下头,有点微红的脸,当打架风波过去后,张勇明才扭过头,关切的问依云“眼睛有事没?我以后再也不调皮了。”

依云有点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张勇明却更加紧张“没事吧,你没事吧,别哭,我错了,以后再不弄了,好吗?”

刚抬头就看到张勇明关切真诚的眼神,依云红着脸笑了。

每天晚上下了夜自习放学回家,张勇明都会亲自把依云送回家,依云的姐姐看着张勇明笑他没有依云个头高,他不服气,非要和依云比高低,依云家门口的墙壁上就划下了他俩比高低的杠杠

开心的岁月里,每天都是笑声,顽劣的勇明在依云的面前越来越稳重,没有了顽劣,他的学习也越来越好,他每天总有很多的笑话去逗笑依云,和他在一起的日子里,依云每天都笑的很灿烂。

放学后的回家路上也依然是笑声,几个男同学护着依云一起骑自行车回家。这天晚上他们几个一起回家,依云骑自行车在最里面,几个男同学互相玩闹着在她的旁边,身后一个年轻人骑自行车跟在依云的身后,并没有引起大家的注意,年轻人骑着自行车故意挤着依云,依云不知道他想干什么,躲着年轻人,却躲不开,依云被年轻人给挤到栏杆上,摔翻了。

勇明和几个男同学看到依云摔倒,都立刻停车。勇明怒目瞪着年轻人若无其事的样子,“你想干什么!”怒吼一声,年轻人本来觉得没事似的,可回头一看几个男同学都在瞪着他,他骑上自行车扭头就跑,勇明彻底生气了,他也快速的蹬着自行车奋力追去。

勇明快速的向着年轻人撞去,两个人都摔翻了,可勇明的速度更快,他爬起来就朝年轻人踹了一脚,好久没打架了,别看年轻人比他个头高,年龄大,可他一点胆怯都没有,他用力踹下去,年轻人知道碰到硬茬了,不敢久留,扶起自行车就快速的逃跑了。

依云和另外几个同学过来拦住了勇明,勇明关切的问依云“甩的疼不疼?”

纯真的年代,纯真的关切,那时的勇明可能只是觉得自己是个男同学,应该关心和爱护柔弱的依云,但是情愫初开的年龄,其貌不扬的勇明却让依云的心里有了点点滴滴的悸动。

依云转学走了,虽然不在一起上学了,可放学后或者节假日,勇明都爱去依云家找她玩,依然爱说笑话逗依云笑,看着依云笑,勇明的心里比吃了蜜还要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