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死一只知更鸟》是美国女作家哈珀.李1960年出版的一部长篇小说,故事发生在三十年代,美国大萧条时期南方的一个名叫梅科姆的小镇。以一个小女孩的口吻,讲述了三个好奇的熊孩子,一心探究镇上的一所怪屋及其从未见面的人们口中的怪人,他们的父亲阿迪克斯是镇上的一名律师,因为一次为被白人冤枉以强奸罪入狱的黑人汤姆辩护,而受到镇上白人的指责和不解,包括他的孩子同样受到了牵连。

“我宁愿让你们在后院射易拉罐,不过我知道,你们肯定会去打鸟。你们射多少冠蓝鸦都没关系,只要你们能打得着,但要记住一点,杀死一只知更鸟便是犯罪。——《杀死一只知更鸟》”

整个故事温馨,充满正义,每个人物都鲜活生动。接下来我想从正义、教养、勇气、流言四个方面跟大家分享整个故事。

永利电玩城 1

正义

《杀死一只知更鸟》是美国作家哈珀·李发表于1960年的长篇小说,它的主题涉及种族歧视与滥判无辜,它对人的描述,对生活的感悟,真实而又充满情感。(豆瓣评分9.2)

从《杀死一只知更鸟》的书名,我们看不出跟正义有什么关系,在美国南部,流传着这样一种说法,杀死一只知更鸟,就是一种罪恶。因为知更鸟有着动听的歌喉,它除了每天努力的为人们歌唱,从不破坏任何的花草,庄稼,所以说,谁要是杀死一只知更鸟,便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恶。

故事是以斯库特一个小女孩的角度作为第一人称来进行叙述的。

  
本书中的知更鸟主要指被白人奴役的黑人,在当时的美国南部,黑人勤勤恳恳的为白人服务,但是白人对黑人的偏见根深蒂固,认为黑人是一切社会动荡的起源,黑人本身就是罪恶的源泉。

01

  
当一名白人女子伙同她的无赖爸爸诬陷经常帮助她的黑人汤姆强奸她的时候,大部分的镇上白人都认为无需审判,就可以判处汤姆有罪。当阿迪克斯出任汤姆的辩护律师时,大家又将矛头指向阿迪克斯,甚至他的孩子也受到了牵连,原因是他竟然“为黑鬼帮腔“。

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大萧条时期美国南部的一个小镇。在这里,六岁的斯库特,哥哥杰姆和丧妻的父亲阿迪克斯三人一起生活。男孩迪尔来到梅科姆镇找他的姨妈过暑假,杰姆和斯库特与他成为了好朋友。三个孩子被他们的怪人邻居所深深吸引,那个邻居叫做永利电玩城,拉德利,是个令人生畏的人。

   阿迪克斯在法庭上的一段辩护陈词是整书的精华部分。

梅科姆镇的人们都不愿谈及拉德利,在许多年后也没有人见过他。孩子们则利用谣言编造了各种关于拉德利的故事,推测背后隐藏的玄机,并设计一个计划引他出门。

教养

在之后的两个暑假中,三个孩子发现,有人在拉德利家门外的树洞里常给他们留小礼物,但他们中却没有人知道这个人是谁。(神秘的拉德利像孩子们示好,但他从来没有亲自出现过。)

女孩斯库特很小就失去了母亲,他们家有个保姆叫卡珀尼,尽管卡珀尼是个黑人,但在家里她担当着母亲的角色。不但精心抚养着斯库特和杰姆两个孩子,还在生活的点滴中,教会孩子做人的道理。

事情就这么顺势进展下去,可平静的生活即将被打破……

有一次杰姆把家境贫寒的沃尔特带回家里吃饭,沃尔特将很多糖浆加到饭碗里,这让斯库特非常反感,当面指责了沃尔特。

阿迪克斯被法院指定为汤姆·鲁滨逊的辩护律师,汤姆是一位黑人,他被控强奸一位白人少女梅薏拉·尤厄尔。阿提克斯同意为汤姆辩护,虽然许多梅科姆镇人表示反对,有的孩子也因阿迪克斯而嘲笑杰姆和斯库特,称他们的父亲是“爱黑鬼的家伙”。斯库特甚至受到挑衅,有时为了她父亲的荣誉而跟同学打架,而父亲告诉她别这么做。

卡珀尼把斯库特带到厨房,对她说了这样一段话:

阿迪克斯面对一群想要将汤姆处以私刑的人,由于斯库特、杰姆和迪尔的突然出现,使得暴徒们不得不被迫从阿迪克斯与汤姆的角度来考虑问题,因此倍感羞愧,四散离去,危机暂时得到了化解。…

“有些人吃饭就是跟我们不一样,可是你不能在饭桌上当面指责他,那孩子是我们的客人,就算他要吃桌布,你也要随他便……

阿迪克斯不想让孩子们出席汤姆·鲁滨逊的审判,斯库特、杰姆和迪尔只能从有色人种观礼台上悄悄旁听。

不管他是谁,只要踏进这个家,就是我们的客人。

阿迪克斯假设原告梅薏拉和她嗜酒的父亲鲍伯·尤厄尔撒谎。并不友好的梅薏拉主动向汤姆施加诱惑,而她父亲为此对她大打出手。

别再让我逮到你对人家说三道四,好像你有多高贵似的。也许你们家的人比坎宁安家的人要好,可是你这样羞辱人家,就是一钱不值。”

虽然汤姆的无辜显而易见,但陪审团依然判他有罪。当绝望的汤姆越狱被杀时,杰姆与阿提克斯对司法公正的信念受到了极大的打击。

卡珀尼告诉孩子们,不要自视清高,要学会尊重人,这是一种最基本的礼貌,也是一种教养。

虽然鲍伯·尤厄尔胜诉了,但他的名声已经扫地,他气急败坏的发誓要报复阿迪克斯,他当街淬了阿迪克斯的脸,试图闯入审判法官家骚扰汤姆·鲁滨逊的遗孀。最后,一天晚上,当杰姆和斯库特从学校的万圣节盛会回家的时候,鲍伯突然对他们痛下毒手。杰姆的胳膊在打斗中折断,但在混乱中,一位陌生人救出了孩子们,这位神秘人将杰姆扛回家,斯库特认出他就是怪人拉德利。梅科姆镇的警长来到并发现鲍伯·尤厄尔死于缠斗。警长与阿提克斯进行辩论,试图确认杰姆和鲍伯俩人谁该负责。阿提克斯最终接受了警长的观点:尤厄尔摔到了自己的刀上。拉德利请斯库特送她回家,在道别之后,他再度消失。站在拉德利的门外,斯库特为他们无法偿还之前的礼物而深表遗憾……

后来斯库特,因为阿迪克斯帮黑人打官司,在学校受到嘲讽,她回家告诉爸爸,一定要给那些无理的人一些颜色看看,阿迪克斯笑着说:

02

勇气

这是是一个有关于偏见的故事,杰姆、斯库特和迪尔对“怪人”拉德利的偏见;亚历山德拉姑姑等一批白人对黑人的偏见;女佣卡波妮对雷蒙德这个与黑人结婚的白人的偏见;尤厄尔先生父女对汤姆·鲁宾逊的偏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