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林中客

青年经济说

全文共3200余字,读完约需6分钟

寻常百姓如何走进普惠性幼儿园

密集的政策和行动的背景是中国为学前教育供给划定的政策目标——2020年全国的学前三年毛入园率要达到85%,其中,普惠性幼儿园覆盖率(指公办园和普惠性民办园在园幼儿占比)达到80%。但最新的官方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底,中国的普惠性幼儿园覆盖率仅73.07%。

金亮的孩子明年9月就满三周岁、要上幼儿园了。最近正在看房、准备置产的他看中了一个小区,其他都很满意,就是在小区配套幼儿园上有些犹豫——这间幼儿园不是公办的,是私立园。虽然口碑很好,但是学费很高。

中国的学前教育长期供给不足,面对增加普惠性资源的目标,各级政府将小区配套幼儿园视为重要渠道。

不过,他也注意到了最近“私立园可能退出历史舞台”的传闻。虽然后来这则消息很快被辟谣,但有一个趋势越来越清晰:国家对学前教育越来越重视,而家长有机会用更少的钱,把孩子送到更放心、离家近的幼儿园里。

未来,围绕小区配套幼儿园的争议或许将愈演愈烈。

最近,《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开展城镇小区配套幼儿园治理工作的通知》国办发〔2019〕3号明确指出,要着力构建以普惠性资源为主体的学前教育公共服务体系,小区配套幼儿园应由当地教育行政部门办成公办园或委托办成普惠性民办园,不得办成营利性幼儿园。

2019年开年,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开展城镇小区配套幼儿园治理工作的通知》,提出小区配套幼儿园“不得办成营利性幼儿园”,激起舆论关于“私立幼儿园将退出历史舞台”的误读。

政策大方向已经明确,有一些具体问题老百姓非常关心:什么是普惠性幼儿园?民办园获得“官方认证”过程多长?老百姓什么时候能受益?

随着治理行动落地,争议和冲突时有曝光。《棱镜》一篇文章直接以

让学前教育恢复公共基本服务属性

“移交、关闭、变贵族学校?16万民办幼儿园的命运抉择”

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就有小区配套建设幼儿园的相关规定。几次修订的《城市居住区规划设计标准》也明确提出,幼儿园是小区公共服务设施项目的“必选项”。

为题,指出民办幼儿园的困境。《财新》曾报道,在江苏丰县,一家小区配套幼儿园由私人投资了300多万元装修,在1月接到县教育局通知,幼儿园要移交给当地公办园接管,后被物业部门强制封锁。按照当地的政策,小区配套幼儿园要勒令收回,改为公办。这一举动引发公众和业界担忧,争议集中于公权是否强行收缴了私产。据《南方周末》,在安徽宿州和湖南株洲,不少花钱买下小区配套园产权的民间办园者,也在为自己手中的幼儿园担忧。

近年来,一批文件又明确了普惠性民办幼儿园的方向。2010年发布的《国务院关于当前发展学前教育的若干意见》国发〔2010〕41号文件即提出,积极扶持民办幼儿园特别是面向大众、收费较低的普惠性民办幼儿园发展。2017年出台的《关于实施第三期学前教育行动计划的意见》要求,到2020年,基本建成广覆盖、保基本、有质量的学前教育公共服务体系。这包括全国学前三年毛入园率达到85%、普惠性幼儿园覆盖率(公办幼儿园和普惠性民办幼儿园在园幼儿数占在园幼儿总数的比例)达到80%左右。《三期意见》还提出,按照公办民办并举的要求,要一方面大力发展公办幼儿园,提高公办园在幼儿园总量中的占比;另一方面积极扶持民办园,不断提高普惠性民办园在民办园中的占比。通过公办和民办两条腿走路,满足绝大多数幼儿都能接受普惠性学前教育的需求。

永利电玩城 1

中国教育在线总编辑陈志文指出,移交小区配套幼儿园,是国家对学前教育治理政策的一部分,其实这一政策原来就有,只是执行落实得不好,此次是再次重申。

丰县一小区的幼儿园教室。幼儿园主体建筑有三层,目前总装修投入300多万元,一层装修好的教室已经使用两个多月。
《财新周刊》

《通知》要求,已建成的小区配套幼儿园应按照规定及时移交当地教育行政部门,未移交当地教育行政部门的应限期完成移交,对已挪作他用的要采取有效措施予以收回。陈志文指出,小区配套的校舍等各地规定细则不同,但过去原则上都是需要交给相关部门提供公共服务的,但各地负责部门落实不力,开发商也没有遵守相关规定,造成事实上这部分公共设施变成了部分人牟利的工具、很多都变成了高收费的私立幼儿园、私立学校,严重损害了公共利益。

密集的政策和行动的背景是中国为学前教育供给划定的政策目标——2020年全国的学前三年毛入园率要达到85%,其中,普惠性幼儿园覆盖率达(指公办园和普惠性民办园在园幼儿占比)到80%。但最新的官方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底,中国的普惠性幼儿园覆盖率仅73.07%。

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认为,这两年营利性幼儿园的不合规经营造成了很多问题,一定程度上导致了很多小区炒作幼儿园资源。《通知》从教育资源角度对配套要求进行了完善。他特别指出,《通知》给人这样一个预期,后续房企配建的租赁型公寓,也可能会建成此类幼儿园项目,包括公办幼儿园和普惠性民办幼儿园。

中国的学前教育长期供给不足,面对增加普惠性资源的目标,各级政府将小区配套幼儿园视为重要渠道。新的政策规定,小区配套幼儿园应由当地教育部门办成公办园或委托办成普惠性民办园,已建成的小区配套幼儿园也应“及时移交”当地教育行政部门,未移交的“限期完成移交”,已挪作他用的则要采取有效措施“予以收回”。按照给定的时间表,到2019年年底前,各地要全部整改到位。

“小区的配套设施是公共设施,交给办高价的私立幼儿园、私立的学校,损害的是谁的利益?更何况有些当初出租甚至出售给私立学校,本身就是违规的。严格讲,应该追究当年这些相关人的责任,而不仅仅是限期交还教育行政部门的问题。”陈志文说。

什么是小区配套幼儿园?在现有的政策设计中,它属于居住区的公共服务设施,是公共教育资源,由住建部门委托开发商代建后移交教育部门,开发商享有用地优惠或不需支付相应的土地出让金。但在现实中,这类幼儿园却长期建设不力,存在被挪为他用、产权不明等情形。此种乱象若要究因,既有开发商的违规,也有各行政部门的失责。

永利电玩城 ,营利性和非营利性幼儿园亟待明确区分

▌产权归谁?

2018年11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的若干意见》发布。这一文件明确要求,民办园一律不准单独或作为一部分资产打包上市。上市公司不得通过股票市场融资投资营利性幼儿园,不得通过发行股份或支付现金等方式购买营利性幼儿园资产。这一在“红黄蓝事件”后发布的文件,造成A股教育股下跌,“幼教股”甚至跌停。

小区配套幼儿园涉及政府部门、开发商、业主多方主体。从丰县的案例来看,最大的矛盾症结在于这所幼儿园产权的具体归属。

如何区分营利性和非营利性幼儿园?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试图从政策中寻找答案。

此点尚且模糊。丰县教育局回应,是开发商违反了有关规定,擅自与私人租赁者签订办园协议。而在媒体报道中,开发商则闪烁其词,称产权“属于政府或全体业主”。但根据办园者的口径,在其投资办园过程中,并未收到开发商的相关提醒,而申请办学许可证时,教育部门也未明确指出他无权办园。待幼儿园修葺一新,政府和开发商联手跳出收缴。

2016年底全国人大制定的《民办教育促进法》从操作角度提出了民办幼儿园里营利和非营利的概念。从理论概念上分析,学校本身通过办学获得收益、办学者从投入到收益有增值就是营利性学校。非营利性学校指主办方以捐赠方式办学,办学主体的钱投入进去不追求取得收益。

为什么私人办园者觉察不到这笔生意的风险?原因恐怕在于全国广泛存在的小区配套幼儿园建设及监管的长期缺位——开发商规划了却不建设、建设了却不使用、缩小规模、挪作他用等问题并不少见。

而在操作角度看,民办学校可以自愿申报营利或非营利,政府相应给予支持。例如,营利的民办学校要收税,政府给予的优惠条件相对少于非营利民办学校。但后者办学方将不拥有自己的产权,无论投入多少,产权都属于社会。

永利电玩城 2

但储朝辉发现,区分界定营利与非营利幼儿园的有关文件尚未通过。幼儿园登记不需要申报营利和非营利,而普惠性幼儿园的前提是非营利。具体如何操作?目前未有明确规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