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危机事件中,人力动员是社会组织正常运转和有效应对危机的关键。人力资源也是资金动员的基础。在未来危机事件的人力动员中,社会组织将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那么,社会组织的人力动员基础如何?其志愿者动员机制存在甚么问题?下文将作探讨。叶淑兰华东师范大学政治学系讲师

社会组织发展需人力推动,也要财力和物力的支撑。资金充裕有利社会组织吸引高素质人才。目前,内地物质资源并不太充裕,慈善文化还未化成公民需要。在此情景中,社会组织如何动员财力,尤其危机事件中,如何实现资源再生,有效参与危机管理,将是下文重点探讨的问题。

文汇─华东师大 通识合作项目

■叶淑兰 华东师范大学政治学系讲师

华东师范大学政治学系历经60余年的淬砺,为国家培养大批学界、政界与商界精英,并确立在全国政治学学科中的领先地位。香港《文汇报》与华东师范大学政治学系合作推出通识专栏,从多角度探究中国各方面的内政外交与国际关系的风云变幻,为本港通识科高中生提供最实用的「现代中国」单元学习材料。

文汇─华东师大 通识合作项目

基础级:三流云集 敬而远之

华东师范大学政治学系历经60余年的淬砺,为国家培养大批学界、政界与商界精英,并确立在全国政治学学科中的领先地位。香港《文汇报》与华东师范大学政治学系合作推出通识专栏,从多角度探究中国各方面的外交政策的发展演变与国际关系的风云变幻,为本港通识科高中生提供最实用的「现代中国」单元学习材料。

目前,内地社会组织的人员规模较小,而且人员的整体素质不高。社会组织成员的文化程度呈现两头小、中间大的格局,即以高中、中专、大专和本科学历为主,而低学历和高学历的比例较低。据统计,截至2008年底,在全国社会组织从业人员中,大学本科及以上学历所占比例不足9%,35岁以下仅31%,而全国只有225人达到社会工作师执业资格水平。

小知识:资金不足 支出偏少**

在危机状态下,特别需要一些具心理学知识的志愿者,但目前社会组织真正具较强专业性的成员很少。汶川地震后,在对灾民的心理救助中,很多志愿者都不是心理专业人员。

社会组织(Social
Organization,亦称慈善组织)具非营利性、非政府性、志愿性和公益性等基本特征。2007年,内地开始正式用「社会组织」代替「民间组织」。目前,内地社会组织可分为社会团体、基金会和民办非企业单位。

社会组织人员整体素质不高,主要原因在于:

资金不足是社会组织的主要发展问题之一。目前,内地社会组织支出规模很小,近三分二社会组织年支出10万元(人民币,下同)以下,年支出超过100万元的只占总数1.6%。所有社会组织的平均支出为19.97万元。

学历偏低
知识老化:目前内地的社会组织具较强的政府背景,近半负责人曾在政府部门任职,随后转到社会组织。社会组织成员有较多来自政府机关和事业单位转岗、分流、离退人员。这些人员一般知识较老化,学历也偏低,年龄偏大。

由于相对缺乏捐赠精神,在内地社会组织的资金来源中,民间捐赠比例偏低。据统计,由重大事件和巨大灾害(如汶川地震)直接引发慈善捐赠井喷的2008年,全国接收各类捐赠款物总额达1,070.49亿元,只占GDP总量的0.356%,但已比2007年增长246%。

资金短缺
薪金较少:社会组织是非营利机构,面临资金短缺,一般薪酬水平较低,有时甚至不能支付薪资。作为非政府组织,社会组织也不拥有公权力。相对于政府和企业,更难吸引优秀人才。因此,社会上流传一句话「一流人才去政府,二流人才去企业,三流人才去民间组织」。

在社会危机状态下,社会组织需快速反应,对受影响群体实施救援,这正需要大量资金。而这些资金又需快速转化成受灾民众所需要的物品。社会组织在危机中扮演「聚财」与「散财」的角色。近年,在重大社会危机中,社会组织均在筹集善款方面发挥极重要作用。

择业重利
工作丢脸:基于传统就业观念的影响,令许多人尤其优秀人才,不愿到社会组织工作。民众相对缺乏公益精神、奉献精神,在择业上主要是利益驱动,认为去政府、事业单位、国企工作是有「面子」的事情,而去社会组织则无面子。

基础级:打破资格垄断 穗准社团筹钱**

永利电玩城手机版,进阶级:激情井喷后 人去灾区空

危机状态下的救援资金更多需从社会临时募捐。目前,只有小部分社会组织具法定募捐资格。1999年6月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公益事业捐赠法》规定「依法成立的公益性社会团体和公益性非营利的事业单位」才可接受捐款。对抗沙士期间,民政部曾指定中国红十字会和中华慈善总会为负责接收社会捐赠的组织机构。

事实上,民众的志愿精神不足,造成社会组织在公共危机治理中的资金和人力有限,严重影响自身作用的发挥,减弱对政府的协助作用。

壹基金「搭便车」启动

近九成人愿为社会分忧

对大部分无募捐资格的社会组织来言,有的采用「搭便车」方式,获取募捐合法资格。如李连杰的「壹基金」2007年在北京正式启动,它作为专项基金挂靠在具公募资格的中国红十字会名下,可借助该会名义向社会公开募捐。这种「搭便车」方式在去年3月通过的《长沙市慈善事业促进条例(草案)》获得确认。

虽然一般中小危机难以动员民众的志愿精神,但某些特大危机事件中,由于事件本身的突发性、极大破坏力、经过媒体的报道传递,则可能极大地激发民众的志愿精神。南京大学社会学的相关调查表明,当国家遇到困难与危机时,85.3%人较愿意或愿意站出来为社会分忧解难,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只有6.4%的人不太愿意或不愿意。特别在汶川地震中,志愿精神出现井喷。在特殊危机状态下,不是缺乏志愿者,而是缺乏足够的社会组织去吸纳这些志愿者,为其提供平台,规范与引导他们进行公益服务。

还有不少社会组织在危机状态下自发动员募捐。在汶川地震中,一些学校动员学生自愿组织上街,站在街头募捐,为灾区募捐急需的各种物品,并送到慈善总会。还有很多企业、机关单位等动员内部员工进行募捐。事实上,「募捐资格垄断」令草根社会组织无法顺利获取所需资源。江苏、湖南、广州等地进行改革,尝试打破固有的「资格垄断」,有望为民间社会组织的发展带来新动力。去年5月1日,《广州市募捐条例》正式实施,规定红十字会、慈善会和公募基金会等3类社会组织,向市民政局备案后才可募捐:广州市还把民办非企业单位扩大为募捐主体,规定慈善公益类的社会团体、民办非企业单位和非营利事业单位也可募捐。

赴灾区拍照博宣传

进阶级:有钱人嫉 月光族恨 表面慷慨实难解囊**

但因这些志愿精神更多的是出于激情,而非理性,因此难以持久。这些志愿者缺乏对困难的预估,在救援过程中易受挫折而放弃,很多草根志愿者也缺乏保险意识。

内地善款的主要捐赠者为企事业单位、企业家、歌星、影星和大众等,他们之间可起到一种相互促进的推动作用,甚至营造一种热烈的捐赠气氛。其中,大型企业或企业家往往发挥风向标作用。汶川地震后,内地大型企业快速响应,慷慨解囊。歌星、影星的捐款也扮演非常重要角色,他们通过参与义演活动,举办大型赈灾晚会,把募捐气氛推到高潮,带动民众捐赠。还有更多的是普罗大众的大小捐款,有的是匿名,体现奉献精神。但也有不少民众捐款因单位动员、政府动员而「不得不捐」。

另有专家估计,对灾区心理援助要持续20年,这是一个长期过程。如汶川地震后,灾民出现很多创伤心理反应,极需要志愿者对他们提供心理辅导。但受激情鼓动的志愿者却难以持续地为他们提供帮助。在志愿者井喷的3个月后,就出现志愿者「集中撤走」的情况。有志愿者到灾区后拍照片,只为证明自己曾在这里存在,然后大肆宣传;有人在媒体面前做一套,媒体走后又另一套;甚至有人尝试控制其他志愿者或团队。

在「动员捐赠」体制下,一些月光族或对募捐机构不信任的人有「恨捐」心理,富人群体也有「嫉捐」、「迫捐」现象。公众复杂多样的捐赠心理值得我们深刻反思。这表明:

摘星级:拮据迫捐 公益变奢侈品

1.普通民众物质生活不高是制约内地社会组织发展的重要物质因素;

社会组织无论在资金动员或人力动员中,都面临经济、文化和制度的三重制约。在危机事件中,社会组织对资金和人力的动员呈现出政府动员、媒体动员带来的激情式、无意识跟从。公民的自我动员距离成熟理性的公民社会标准尚有较大距离。

2.慈善文化相对不足,富人也「惜捐」,社会组织较难获得稳定财力支持;

百姓物质非裕 爱莫能助

3.在奉献精神不足的环境中,政府、单位「动员捐款」及网民「迫捐」,可暂时改善社会组织应对社会公共危机的资金链,但不能可持续发展;

社会组织要更好发展,需要强大经济基础。内地经济发展相当不平衡,贫富悬殊大,东西部地区发展差距大,城乡差距也较阔。内地存在大量弱势群体,需要慈善事业的关注。另一方面,普通民众的物质生活并不充裕,令他们更多关注提高自己的生活素质,而缺乏对弱势群体的关爱和资助。

4.募捐机构本身缺乏财务透明和有效监督,阻碍社会组织获得充足资金。

根本而言,社会组织的资源动员离不开公益精神、志愿者精神、奉献精神、责任意识、人道主义精神等价值理念。内地社会组织资源动员不足的根本原因在于公民文化培育不足。富人缺乏慈善精神,他们倾向把财产留给后代,而不愿意推动公益事业发展。内地民众在物质生活相对拮据的状态下,视公益为「奢侈品」。公民的捐赠更多是由政府动员、媒体动员,里面有很强的「面子」因素。在重大危机事件中,存在很多「惜捐」、「迫捐」、「嫉捐」现象,而非发自内心的「乐捐」。

当捐赠行为出于人道主义精神、社会责任感、奉献精神时,才能带来可持续发展。若出于面子或政府动员,捐赠不可能持久。在社会危机平复后,捐赠只是昙花一现,不能成为常态行为。要推动慈善事业,不但需公民文化培养,也要来自政府和社会组织本身的制度创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