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真贵教与饮食浅议之感思

回族的饮食禁忌源于伊斯兰教教法的规定。回族不吃猪肉从宗教上来讲是很清楚的,因为它是《古兰经》明文禁食的“不洁”之物。因此,做为一名回族穆斯林,理当无条件地遵守教规,至于禁食的原因,其中深奥的哲理,已有很多科学家们进行了研究,所有的结论都进一步证明了穆斯林饮食戒律的科学性。

迈克尔·杜云霄

伊斯兰教有关食品方面的律例是显而易见的。它不外乎两个方面即:卫生和卫性;所谓卫生是指外在的身体而言;所谓卫性是指内在的性情而言。因此,在伊斯兰看来:凡是有害于人的身心健康的均是非法。
猪貌丑、怪异,性贪婪、愚笨。世界各民族语言在形容人貌丑、懒散、愚笨方面无不以猪谕之。
猪喜污秽。其生活区域肮脏不堪,食用的饲料也是污秽的,难与食草类动物相比。

一、清真贵教的来源

关于猪肉对人的健康危害,古今中外的医学家都曾提出过他们的科学见解。明代医学家李时珍人称医圣。他曾在其名着《本草纲目》写道:“猪,吃不择食,卧不择埠,目不观天,行如病夫。其性淫,其肉寒,其形象至丑陋,一切动物莫劣于此,人若食之恐染其性”。

在中国,素有非穆斯林称伊斯兰教为清真贵教的说法。追溯“清真贵教”的来源,这一称谓大概始于明代时期,那时候国人基本是出于儒家伦理氛围中的,部分信仰佛、道,方式虽然有异,但是就像回回人先辈所说:“人分万教同一理,地殊千域共一天。万古生活同一气,理气三才出一元。教道原是古人设,各家后裔随祖先。”多年以来各教彼此默契的本着“有识者决不以一方之尊而当天下之至尊也”的宗旨,虔诚修心,殚精授教。而回回向来守教不传教即源于此,过去千年来完全依靠族群共同体血缘、姻亲关系和社区的维系功能传承“教门”。

在此可能会有一些人吹毛求疵地说:“消过毒的猪肉穆斯林也未必会吃?”是的!即使消了毒穆斯林也不会食用。因为穆斯林首先是奉主命而禁食猪肉的,而后才从卫生和卫性的角度去考虑这一问题。尽管如此,人们也应该明白这样一个道理:伊斯兰教是天启的宗教,是关心每个人的身心健康的,《古兰经》是针对全人类的,人们无论如何也不能指导世界上每个地方的猪都加以消毒!即便能消除其体内的病毒,也无法消除其肮脏的本性。

当时,俗间所称大教一般指的是汉人,“清真教”、“小教”、“回教”是指的是回回穆斯林,而“伊斯兰教”的称呼是解放后正式定名的。千百年来回汉之间和睦相处,汉族为表示对回族的尊重把“回教”称为“贵教”,回族为表示对汉族的尊重自称“回教”为“小教”,称汉族为“大教”。在民间尤其是今天的津京地区流行这种称呼,包括郭德纲相声、吴敬梓的《儒林外史》里有一些描述,在文献资料当中如常宝霆、白全福的《卖布头》、赵树德先生《老北京人儿》里就是称清真贵教。相声艺人学唱京津两地的卖包子,同样一种食品,汉族和清真贵教的吆喝便有区别。例如在《卖布头》里提到汉人和清真的包子铺的吆喝不同,在说到清真的包子铺时,捧哏的白老接了一句:“贵教的。”

伊斯兰教在饮食方面虽有多种禁忌,但为什么中国穆斯林对猪和猪肉特别忌讳和敏感呢?这是因为在旧社会,反动统治阶级故意利用少数民族的一些禁忌作文章制造民族矛盾,以便于分而治之。个别反动文人就编造了一些带侮辱性的故事,侮辱少数民族,极大地伤害了穆斯林的民族感情。在这一特定历史条件下,我国穆斯林对猪的问题尤为敏感,对猪的厌恶较世界上其他信仰伊斯兰教的民族为强烈。伊斯兰教的每条教规,无论是在过去,还是现在,都是合乎人性的,也不会受到任何冲击,科学愈发达,反而更能进一步证实这些戒律的合理性与正确性。

由于回族人内部常常互称老表或者彼此称呼“多斯蒂”,后来北京人将这种称呼改为了“剁蹄”。常杰淼先生创作《雍正剑侠图》(又名《童林传》)时就出现以此称呼的记载,因此我们现在所听到的单田芳先生的评书《童林传》中,就把回族称作“清真贵教朵斯提回回(按:伊斯兰教回族朋友)。”

不吃猪肉的主要原因是服从真主的命令。

二、饮食浅议

在古兰经第六章一四五节中提到“血、猪肉、自死的、以及未以真主之名宰牲的,不可食。”“你们可以吃真主所赐给你们的佳美的食品,当感谢真主,如果你们只敬拜真主,那么他只禁止你们吃自死物、流血、猪肉,以及诵真主以外的名义宰的……你们不要信口胡诌说∶这是合法的,那是非法的,以假借真主之名而造谎,造谎者决不能成功。”“有正信的人们啊!你们可以吃我赐你们的佳美的食品,当感谢真主,如果你们只敬拜真主,那么,真主只禁止你们吃自死物,流血、猪肉,以及不念真主之名所宰杀的……。”

  1. 遵循清真的宗教与民俗

以上几段古兰经的章节中,已明确的昭训了我们,猪肉是禁食的。

佛教徒遵守五戒,首先戒杀,因此在汉传佛教中不食一切肉食,自然不食猪肉。摩尼教因遵奉摩尼且在中土传播中不食肉,曾被称为“吃菜事魔”。犹太教和伊斯兰教出于遵照教义严忌吃猪肉,信奉《旧约》的基督教徒也不吃猪肉,如基督教中的“安息日复灵派”、景教;祆教也不吃猪肉。

人类厌猪、禁猪的历史可追述到五千年前的文明古国埃及。在一幅古代壁画上,可看到凡是作恶之人的灵魂全送给猪吃。距今有三千年的犹太教经典被基督教视为《圣经》的《旧约》利未篇十一章七至八节说:“……猪因为蹄分两瓣却不反刍,就与你们不洁净,这些兽的肉你们不可吃,死的你们不可摸,都与你们不洁净。”所以犹太人不吃猪肉,信奉《旧约》的基督教徒也不吃猪肉,如基督教中的“安息日复灵派”。我们也可在《新约》中看到,凡是描写猪的地方均用极低贱的词汇去形容,由此足证《新约》也厌猪无疑。
包括印度教的8亿信徒也不吃猪肉。

在印度人的观念中,他们认为吃肉会玷污高种姓和身份,自认为有身份的人为了显示自己的高贵和博得神的青睐很少吃肉,并认为吃肉那是肉食者鄙下等人的习惯。在中国宋代,上层社会吃羊肉,猪肉是底层民众吃的,苏东坡发明的“东坡肘子”就是为了对猪肉的促销。

中国是食用猪肉量最大的国家,但在二千七百多年前的古代社会,备受孔子推崇的古书《礼记》少仪篇上有一句:“君子不食溷豚。”即君子不吃猪肉。孔子一再追求的“克己复礼”的礼正是以周朝的《礼记》为准则的。

犹太教因奉圣经而不吃猪肉,而基督教却借口自己不是犹太人而不遵旧约,甚至有所谓“旧约让人死新约让人活”的论调,那么旧约又有何用呢?十诫也属旧约,又为何要遵守呢?基督教又不断用旧约上的教律劝教,为何不守禁令却要吃猪肉呢?再说《新约·马太福音》(8:30)也指出:耶稣将魔鬼赶入猪群。《路加福音》(15:15)也指出猪是下贱的。为何还要吃它呢?难道因为生活在“恩典时代”就允许污秽进入身体?!

先知穆罕默德在距耶酥六百多年后,奉安拉之名开始传播伊斯兰,安拉下降的《古兰经》涉及到社会人生的各个方面,禁猪乃属于继承以往先知、经典的一条饮食方面的规定,而非伊斯兰的全部内容或根本信仰。往上追溯五千多年,综观各宗教及文化,人类为何普遍厌猪、禁猪呢?拟从以下几方面谈起:

  1. 伊斯兰教各学派饮食规定

1-猪貌丑、怪异,性贪婪、愚笨。世界各民族语言在形容人貌丑、懒散、愚笨等方面都用“猪”字形容。就连我们周围的有些人,在说某个人太笨的时候,也都开玩笑似的说“某某人是猪”。
2-猪喜污秽。其生活区域肮脏不堪,食用的饲料也是污秽的,难与食草类动物相比。俗话说:“虎毒不食子”,但猪一旦饿极了,连亲生猪崽也照食不误。一般的动物,即便是小鸟也会与饲养它的人建立某种感情,义犬救主等动物助人的故事广为人知,但猪却有时连饲养它的人家的婴孩也有拱死吃掉的现象,它的性格,就连狼和老虎等凶暴的动物都难以相比。
3-还有,猪的脖子上只有一根筋,既不能看到天,也不能回头,穆斯林们是讲究回心转意的,而猪的这一特性和穆斯林们的这一生活习惯背道而驰,这也是穆斯林们不吃猪肉的一个原因。

罗杰·克劳利在《海洋帝国》一书中描述,西班牙的哈布斯堡王朝与奥斯曼帝国在地中海展开控制权争夺战,由于对奥斯曼帝国来说海战要比陆战更困难,所以奥斯曼人承认:“安拉创造了陆地让我们统治并享用,但大海是为基督徒创造的。”追根溯源,伊斯兰教兴起于沙漠游牧民族之中,对他们来说,海洋仿若是异境一般。自阿拉伯帝国之后的一系列突厥王朝,包括后来的奥斯曼帝国,大都是发源自东欧、中亚的大草原的游牧民族建立起来的。这些住帐篷的草原游牧民花费了千百年之久的缓慢迁徙,方才抵达南亚、北非、中东,几乎所有大陆帝国的固有特征便是既乏航海经验,也嗅不到大海气息的价值,只知道一味地从土地上去获得资源,建立服务于大陆帝国的一系列体制。

4-乱伦交配。幼猪一旦到发情期,有的会同生养他的母猪交配,繁衍后代无上下、尊幼之分,在一般动物中也鲜有此事。

在伊斯兰教逊尼派当中分有四大学派,其中库法人哈尼法·努尔曼在八世纪中期创立了哈乃斐学派,该派主要影响范围在伊拉克、伊朗、中亚、中国等地域。哈尼法·努尔曼曾随著名教法学家罕马德、库法的圣训家阿密尔·本·沙拉希勒·沙尔比以及什叶派第六代伊玛目贾法尔·萨迪格等伊斯兰学者学习教法,晚年因与当时的哈里发政见不合,767年殁于巴格达狱中。由于哈乃斐学派创始人哈尼法·努尔曼的活动范围处于大陆深处的农耕地带,教义注重宗教操守而讲究谨慎严格的实践,对于社会习尚与风俗的态度较为严谨认真,故在教法理论方面不及沙斐仪派那样宽泛圆融。

事实上对穆斯林而言,不仅不养猪、不食其肉,还要在生活习性方面杜绝污秽、肮脏、贪婪、懒散、愚蠢等猪及其与之相似的动物所具有的恶习,象以上这些恶习,《古兰经》无一不加谴责,其它社会文明也同样唾弃,不吃也就意味着远离它所具有的恶习。这也就是为什么穆斯林同样也不吃凶禽猛兽等怪异、贪婪、残忍动物的原因。穆斯林可以食用的标准就是“佳美”,正所谓“貌俊、性温、洁净”可食,“貌异、性恶、污秽”不食。

根据《古兰经》中的启示﹕“海里的动物和食物,对于你们是合法的,可以供你们和旅行者享受。”(5﹕96)对于这段《古兰经》的明示,大多数的学者们都认为可以合法地食用净水中自然生长或人工饲养的鱼类和动物。这个净水包括海洋、河流、湖泊和水塘,穆斯林可以选择食用其中的水族食物,包括有壳的生物,如虾、蟹、海螺和贝类。在四大学派的教法规定里,如马立克学派和沙斐仪学派,肯定了可以合法地食用净水中生物,但只有泥鳅除外。

我们再从医学的角度来看穆斯林为不吃猪肉的道理:在一千四百年伊斯兰降下之际的人们,他们除了得到古兰对食用猪肉的禁令之外,并未真正了解了禁食猪肉的原因,然而他们以他们对真主的崇高信仰,他们遵守了真主对他们的这项禁令,而生于今日这高科技高文明的我们,除了信仰之外,我们的智慧及我们的发现,也已告诉我们禁食猪肉的真理。医学家们告诉了我们,猪肉的有害于并非在猪生长及饲料的问题,而其有害之处仅存于猪体内本有的多病体多细菌对食用者有害的根本问题上,正如有毒性生物并不因生长环境的改变而有无毒性的改变一样,在此我们将收集到的一些对食用猪肉有害的医学报导,提供各位网友参考。

在哈乃斐学派教法理论中,除了依照《古兰经》原则禁食动物的血液、生殖器、淋巴结之外,对于水族食物规定比其它学派要求较为严格,而虾、蟹、甲鱼、黄鳝和贝类等水产,也是禁止食用的。究其原因,对于海洋动物,伊玛目艾布哈尼法运用了以陆地动物对比海洋的方法,所以才会出现很多海洋动物不可食得情况,但是对这一问题侧重说法是,海洋动物都可食用。毕竟,陆地动物不可与海洋动物做对比。但是,由于自哈乃斐学派播扬以来,该派之活动环境以及影响范围来看,多远离沿海而处于大陆深处地区,对于虾、蟹缺乏认知,故在思维定势影响下对《古兰经》明示采取选择性失明,而不得不以谨慎态度“择善”原则而断定为不可食用。

那么为什么回族不吃猪肉呢?到底猪是不是祖先?

对于备受瞩目的马肉,伊斯兰四大伊玛目的观点一致认为马肉是合法的,只有哈乃斐学派伊玛目艾布·哈尼法认为,马因其作为战备而尊贵,因为尊贵所以定为,吃马肉为可憎行为。但侧重观点是允许吃马肉。

永利电玩城官网,一,伊斯兰教认为猪是最肮脏的动物!(前提:是《古兰经》规定不可以吃,所以我们绝对遵守!)

伊斯兰世界所谓伊斯兰四大法律学派,又称伊斯兰法律的四大体系。这是因为四位伊玛目都是在古兰经和圣训范围内演绎推理法律,所以遵守任何一个都是正确的。按照伊斯兰立法原理,穆斯林是跟随古兰经和圣训,应当只跟随法律证据最有力的主张,而不是死守一个法律学派或者法学家的主张。而且,在不同法律裁决之间,应当按照哪个裁决的证据更有力,并去遵守最有力的裁决。

从科学分析:各位还能找出比吃粪便还脏的动物吗?它不但吃屎还肮脏、懒惰、体内体外都有寄生虫……!狗肉我们也同样不吃!有听说骂人“猪、狗”,没听说骂人“牛、羊”。

回顾人类历史发展进程,因为社会是不断发展的,伊斯兰学科也需要不断与时俱进的发展,越来越广泛越来越细致,而这个过程需要有新的学者来推动这些知识,中国穆斯林因为历史等原因造成了封闭,所以一直都在原地打转……直到现在为止,清真寺选用的教材都是五六百年的前的经典,根本没有发展出完整的伊斯兰体系。

回族以清洁着称,保持“大净”,随时“小净”每天五次礼拜,必须身带大小净方可礼拜,而大小便甚至放屁,都视为破坏小净,大家可想而知了吧!我们吃的都是温良、干净的草食动物,所以怎么会吃那些肮脏之物。北方农村的厕所用半腿高的木棍栅着防止猪进去乱吃。你会说现在养猪场都喂饲料的,那么城市里每天成千上万吨的泔脚哪里去了?难听点讲都被大家消化掉了,那里面可能还有你的酒后呕吐物,还有变质、腐烂……不讲了,对不起大家!所以奉劝大家千万不要再吃了!还有一传说可以佐证:真主安拉造猪是为了让它吃净诺亚方舟里人和动物的粪便!

此外,比方说现在有很多伊斯兰方面的新学科,宗教类、世俗类的常识与文化体系都不具备,伊斯兰立法原理这个中国就没有。可想而知,一个阿訇做裁决却不懂立法原理,将会造成多少错误。没有圣训学,也就造成了中国阿訇分不清伪造圣训之甄别,大众却走向了另一个极端——否定圣训……与此同时,没有古兰经诵读学,阿訇不免将古兰经念得错误百出……更不要说,伊斯兰经济,伊斯兰金融与伊斯兰传媒等新的学科了。

二,从进化论讲人是“猴子”变的,怎么祖先会是猪?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